2021夏季说唱综艺对比,为什么今年的说唱缺了点热度?

浏览:918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1日

说起夏日音综,你会想起什么关键词?

乐队?说唱?民谣?流行?虽然今年包括《乐队的夏天》在内的一些综N代官宣了停更——将“缺席一夏”,但说唱类的综艺在今夏仍是火力全开——接连上新了三档。

一、三档说唱综艺同台竞技

自2017年拉开的“嘻哈元年”,国内说唱综艺已迈入了第五个年头,但今年仍有三个视频平台对其进行了压注。

1、芒果TV《说唱听我的第二季》

首位出战的是由芒果TV出品的《说唱听我的第二季》,于7月15日午时12点发布了选手片与赛制片,这也是今年唯一一部综N代说唱节目。

《说唱听我的第二季》概念升级,以“流行+说唱”的双圈融合玩法为节目特色。邀请了胡彦斌、龚琳娜、吴克群、尤长靖、朱婧汐、单依纯六位流行歌手作为主场嘉宾,从百位说唱新人中寻觅搭档,制作融合多样音乐元素、具有音乐性与文学性的新时代中文说唱作品;并通过不同主题的音乐竞技,角逐“说唱双子星”冠军。此外,节目还邀请了弹壳、谢帝、法老、刘聪四位说唱歌手作为推荐官,从专业角度解说赛事、点评歌曲,为圈层发声。

2、腾讯视频《黑怕女孩》

7月15日20时,《黑怕女孩》分布第一期正片。腾讯视频今年是首次出战说唱类综艺,为求差异化入局,打造新品类,节目选择了从立意上入手,将女性议题与说唱结合;为女生提供专属的发声场,展现女孩们丰富鲜明的个性,打破大众对于女rapper的刻板印象。

在节目中,王嘉尔、曾轶可、马思唯、万妮达四位担任厂牌制作人,而选手们将通过选择队友或资源组成厂牌,并在厂牌经营的过程中不断表达自己的音乐理念和女性态度,最终诞生Top1厂牌。

3、爱奇艺《少年说唱企划》

凭借着《中国有嘻哈》开创了“嘻哈元年”的爱奇艺,在改名《中国新说唱》并连续推出三季后,面对口碑逐渐乏力的节目IP,爱奇艺果断的选择了“另起灶炉”,以新形式推出了中文说唱行业创新观察节目《少年说唱企划》。

节目聚焦于发掘、培养18岁至24岁的说唱年轻人,颠覆传统说唱歌手的成长路径,最终打造出最无畏的少年说唱厂牌。总制片人车澈担任BKStore厂牌主理人,音乐总监李荣浩、A&R市场总监潘玮柏、说唱文化总监MC HotDog热狗、企划专员周震南四人共担BOSS团;另有,GAI周延、VaVa毛衍七、Tizzy T、王以太、盛宇DamShine五人组成说唱导师团。

令一些观众略感失望的是,去年携《说唱新时代》作为黑马杀出的哔哩哔哩,今年却没有再“趁热打铁”——推出第二季;而优酷今年依旧没有加入其中battle的意思。

二、三档节目反响如何?

混战之下,这三档说唱综艺谁的播出反响更好呢?在各视频播放平台避免不良注水行为而隐匿播放量后,我们可以从网络舆情热度和口碑上对它们进行一个纵向比较。

1、网络舆情热度

从总热度上来看,在7月1日至8月23日的统计时段内,以节目的网络提及量为计量标准,播出时间最晚的《少年说唱企划》是三者中总热度最高的,《说唱听我的2》位列其后,但热度却低了近三倍;而腾讯视频的说唱首作《黑怕女孩》却出师不利,总热度最低。

结合网络舆情热度趋势的变化,我们能看到《少年说唱企划》是其中唯一一部在首播前大力进行了前期造势的节目,在7月13日及18日对BOSS团成员周震南、严浩翔的官宣中,收获了两座热度高峰;在7月31日节目正式开播后,随节目的每周放送,舆情热度周期性的出现峰值,且持续高于其他两档节目。

《说唱听我的2》表现可以用四平八稳来形容,虽周期性的保持着热度峰值的出现,但下降的速度较快,延续效果不理想。

而《黑怕女孩》出道即巅峰,其最高的热度峰值出现在第一期节目播出时,后续节目的吸引力有限,热度趋势较为乏力,仅偶有峰值再现。

2、网络舆情口碑

在豆瓣评分中,《说唱听我的2》获4.3分,相较于第一季的6.5,得分略有下滑。《黑怕女孩》获6.3分,虽然其舆情热度虽略逊于《说唱新世代2》,但网友对其的口碑评价却较高于《说唱新世代2》。《少年说唱企划》因开播时间较短,目前暂未获评分,但据其压倒性的热度优势,不说其同平台的7.3分《中国有嘻哈》,还是有希望超越或持平于5.3—4.5分的《中国新说唱》三部曲。

而同据豆瓣评分,已有得分的两者,距目前国内说唱综艺口碑天花板《说唱新世代》的9.2尚有明显差距。

另在知乎评分中,目前《黑怕女孩》获分最高——6.3分,《少年说唱企划》以5.6分居第二位,《说唱听我的2》获5分居末位。

三、今年说唱综艺为何未现黑马?

在将这三档节目进行纵向比较后,若我们继续依据各视频平台自己的播放量等数据横向比较,会发现至少到现在,今年说唱综艺的整体表现略显疲软,要配上黑马一词还有些困难。

其中,《少年说唱企划》的自平台播放表现最佳,在爱奇艺综艺热播榜中位列第五,前三分别是《萌探探探案》《中国好声音2021》和《舞蹈生》。

(截自爱奇艺官网)

《说唱听我的2》在芒果TV的综艺热度周榜中位列十三,榜单前三依次为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《牛气满满的哥哥》与《女儿们的恋爱4》。

(截自芒果TV官网)

而《黑怕女孩》则未能登上腾讯视频的综艺热播总榜(仅显示前十位),但登上了音乐综艺榜的第三位,其中一、二位的《2021中国好声音》与《明日创作计划》在总榜中分别获第四、第九的排名。

(截自腾讯视频官网)

那么,今年说唱综艺缺了点火候的原因有哪些呢?

1、优质选手稀缺

作为竞技类的综艺品类,节目好不好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选手的品质,而这也是说唱综艺越来越难做的原因之一。

说唱自2017年作为小众音乐品类破圈,虽然因此对说唱圈层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,但经过平台五年间持续不断的“热情”,原本小众圈子的成员成长速度还是难以跟上其“收割”速度。

招揽选手也成为了节目组的一道难题,如果是向来对说唱综艺有所关注的观众,可能会发现不但有“老熟人”出现在新节目中,甚至还引发了网友关于哈人们原名与圈名的吐槽。

(图源网络,侵删)

而在优质选手本就稀缺的情况下,更让节目组感到尴尬的是风险性选手的出现。今年,原本踌躇满志的《少年说唱企划》就在这上面栽了跟头。

7月22日,因已作预告官宣的节目选手——孩子王Draksun被网友扒出在河南暴雨中造假捐款,节目组迅速发布了声明,宣布孩子王即日起退出节目录制。

8月16日,在节目平稳开播后,选手SipSu小口酥又因被前女友爆料“家暴”被退赛。

虽不能以偏概全,但从地下逐渐走向地上的说唱圈,在缺失了背调的情况下,确让节目面临了更多负面风险。

2、节目特色“失效”

虽然为了破除说唱综艺同质化的僵局,今年各出品方都对节目形式进行了差异化追求,但目前来看成效有限。

《说唱听我的第二季》以“流行+说唱”的双圈融合玩法为节目特色,希望能探索出自己独特的风格。但不可避免的,更为主流的“流行”在碰撞中,冲淡了“说唱”的存在感;从节目开播后的舆情热词图中,可以看到与说唱选手、作品相关的关键词仅有“选手”一词,在讨论中占更大面的多是与主流相关的“流行”歌手嘉宾。

要说去年的黑马《说唱新世代》被大家夸得最多的一项是什么,那它的节目议题必须拥有姓名。比如去年的《她和她和她》,于贞将女性遭遇的现实难题、职场困境写进歌里,致敬医护、鼓励女性追寻自由和梦想,这一深刻的主题让歌曲火速出圈。但在今年,即使是直接聚焦到女性rapper身上的《黑怕女孩》,在可以解释女性议题的情况下,也未发挥出她的优势;在节目热词中,有关议题、作品的出现度较低,除嘉宾和选手姓名外,仅有“女性”一词,看来它的立意特色还有待被“玩”起来。

四、说唱市场仍具强大潜能

即使说唱综艺变得越来越难做了,但仍有玩家前赴后继的原因,那还是因为说唱市场是“真的香”啊。

据QQ音乐在2020年11月28日发布的《说唱青年秘密图鉴》,目前在国内流媒体平台发布音乐作品的嘻哈音乐人达到2830位,各类演出活动累计达500场,关键字日均搜索数达到500万+,文化圈层已然形成。

2021年3月30日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“由你音乐研究院”发布《华语数字音乐年度白皮书》,其中显示:2020年单曲播放量排名最高的1万首华语新歌中,六大垂类曲风(说唱、国风、摇滚、民谣、R&B、电音)歌曲数量共计1186首,较2019年的793首同比增长49.6%;其中,国风类歌曲551首,说唱类歌曲404首;说唱类曲目进入了领跑位。

理想的市场潜能吸引下,QQ音乐加大了对其的投资,在今年年初面向说唱全行业发布了“说唱者联盟”计划,计划引入众多优质厂牌和人气Rapper,同时通过扶持大量潜力新人,合作大热综艺,举办年度盛典。而今夏的这三档说唱综艺的音源版权,也全被其收入囊中。

大盘的火热或预示着,即使在明年,说唱综艺仍能以积极的姿态出现在大家的夏日里……

主营产品:空气压缩机/气泵/空压机